非洲日常

从玩体验服到现在四十级了。
买了茨木,一目,酒吞和荒的皮肤。
到现在只有酒吞,其他的连碗都没有!
真的一个碎片都没有!
求中荒玄学!

暑假:
套路: 麻辣香锅  三汁焖锅   重庆小面   麻辣烫   麻辣拌   酸辣粉   小火锅   烤肉   东北菜 湘菜   烤鱼   烤冷面   鸡排
单品: 小龙虾   水库鱼头   鸡汁脆笋   烤羊腿    酸菜鱼   水煮鱼   煎带鱼   水煮肉片   炖排骨   小鸡炖蘑菇   红烧肉   锅包肉   溜肉段   酸菜粉   冷面   石锅拌饭   酸菜馅饼
零食:  鲜花饼   辣条   瓜子   坚果   山楂条山楂片
……待续
去四川去云南

五点半的天还是很亮呀

铠甲勇士

偶尔在b站看到铠甲勇士第一部,时隔多年,还是一样的酷炫。说起来第一次入腐,就是在纠结西钊究竟是应该和坤中在一起还是应该跟北淼凑cp。九年后再看,还有很帅的感觉。想来这就是初心了吧。

天晴真好

一望可相见
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
山海亦可平

冬天有太阳 远处有雪山 窗外有还没结冰的河 这样也算幸运着吧

回眸而去20

沉迷k莫无法自拔 这个cp真的甜到掉牙了 赶紧摸个苏靖冷静一下

虽然嘴上说着想见可到底有些近乡情怯的意思,加上梅长苏又要在各方势力中周旋,相见的日子就有意无意地往后拖。眼见着梅长苏与誉王私交日笃,萧景琰只是一心扑到怎么把他哥和他兄弟绑到一起摘出来,确认各各步骤万无一失。
宇文患坐在书桌上,翻着列战英带来的军务,见到萧景琰立马去邀功。“琰哥,那梅长苏府里的地道差不多完工了,我能跟那木头去军营了吗?”萧景琰无奈“别总想着欺负战英,这几日你要是能跟上他的作息就跟他去吧。他可不会像我这样,把你当小霸王。”宇文患最懂卖乖:“琰哥,看你今天这么善良呢,我就告诉你一个刚到的消息。江左盟和琅琊阁遭窃,不小心丢了些东西,梅长苏此时想买下梅园。”萧景琰抬头看他,宇文患连忙陪笑道:“我不小心听到的,梅长苏手里的东西不小心丢了点。不过没关系,若是卖梅园,你这个宅子主人去看看,不是很正常吗?”萧景琰愣了一下,抬手就向他扔了支笔,宇文患闪身躲过,飞快地溜了出去。躲在门后喊“琰哥,不要太感谢我。”萧景琰无奈:“臭小子,就会招惹小殊。”笑过发了会儿呆,“小殊,要见面了。”
过了两日,梅长苏果真去了梅园。萧景琰听说后,带着一堆药材貌似不经意地跟着去了。梅长苏来不及闪避被他抓了个正着,连称失礼。萧景琰看着梅长苏这幅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也有丝寒心。“苏先生不必客气,父皇常说应与苏先生这等人才结交,本王却是不识好歹,恐惹先生生气。正好,从宫中出来母妃送好些药材,听闻先生身体不好,这药材便借花献佛了吧。”见梅长苏没有动静,就一直状似随意地举着药材,梅长苏终究长叹一声,“苏某,多谢殿下。”“没事,先生是看上这宅子了吗?”梅长苏微微点头“正好,这本来是本王买来赏给副将的可惜人没了,今天突发奇想来看一眼便遇上先生,想来也是与先生有缘,不如市价卖给先生。”梅长苏不知萧景琰是何意,这梅园地处偏僻,并不值钱,市价又几乎定高了两倍,所以一直没人买。若是送给梅长苏那自然不能收,若是原价卖呢又仿佛两人有私交,故意压价,按市价卖则像个清苦王爷因被罚了俸实在没办法,甩了个包袱。此时王爷开口,梅长苏也无法拒绝,只能先买下来静观其变。
萧景琰神清气爽地回府,数数赚了的银子,抽出了十分之一赏给底下的弟兄们,小心地把剩下的码在小箱子里。宇文患一看他那憋不住笑的样子从他手上抢过一小锭银子把玩着“琰哥,可以呀,刚一出手就从梅长苏手里骗来银子了?”萧景琰忍不住一笑:“哪里算骗,明明就是他欠我的,本王不过先来支些利息。倒是你怎么回来了,难不成战英又嫌你了?”宇文患一听这话就像被点着的炮仗“琰哥!你说他是不是傻。今天气死我了,今天我好心给他的马喂食。是,我承认,可能是我之前弄了什么药没洗干净,结果他的马拉肚子了。你是没看着呀,他看着我眼睛都红了,看都不看我,就找人去治那匹破马了。到我回来是一直没给小爷好脸色,问他话也不答,小爷要真想弄死它能等到你来?这次他要是不来道歉别想我回去。”萧景琰忍不住笑“战英最宝贝他的马了,你这样他不打你已经算对你好了。放心吧,等会儿战英来,我帮你说说。”宇文患多少松了口气,可嘴上丝毫不让:“什么叫帮我说说,是给他个机会。”萧景琰随意应着,说话间列战英来报“殿下,营里出事了,草料被人动了。”萧景琰神色一敛,他的好哥哥们真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小乱,从来不让他消停,明明证据确凿偏偏以为自己深藏不露。“走吧,去看看。”宇文患不动,“战英,帮我哄哄,我先走了。”列战英知道自己误会了他也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今天是我的错,回来请你吃饭。”宇文患也不过是找个台阶下,一见他示弱也不气了“等回来我狠狠宰你一顿。哼!还不走,真是木头。”

不得不承认
在相信自己是颜饭后
这人生呀
就处处是墙头了

回眸而去19


凯凯的笑声真的好魔性盒盒盒盒盒

梁帝一见霓凰怒气冲冲地找来就心道不好,尤其是听说中了情丝绕的是萧景宁时恨不得掐死越妃。且不说景宁是公主,此事几乎算得上丢他的脸。况且萧景宁是萧景琰的宝贝,远比自己这个做父皇的还要宠爱她,出了这样的事,肯定难以善了。果不其然,萧景琰得了消息立刻赶来,现在正规矩地站在一旁散着寒气。越妃和太子明明没看他,却已经开始心慌。梁帝看着萧景琰不动声色的脸发话了:“景禹呀…”没等他继续萧景琰那低沉的嗓音就打断了他。“父皇,儿臣以为,司马雷论罪当处以极刑,越妃娘娘与太子殿下亦论罪当诛。只是此事事关皇家颜面,不宜闹得太大,只得委屈郡主和景宁了。请父皇定刑吧。”

越妃没有想到萧景琰敢因为个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公主直接要他们的命,一时只能大哭冤枉。梁帝面上原本有些挂不住但是听到他语气中隐隐有回护自己的意思,加上萧景禹最近给自己提供的信息,心中也有了定夺。“此事事关重大,朕先把景禹解决了。”“儿臣今日邀祁王兄入宫见母妃,听蒙大统领说似乎太子殿下领了外臣入内,难以定夺,便来芷萝宫与儿臣商量,儿臣见是太子殿下带来的外人,毕竟蒙大统领不方便解决就托王兄去看看,不料越妃娘娘竟演了这么一出好戏。”越妃见实在难逃一劫立刻改了策略。“景琰,太子是你哥哥呀,他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只怪我迷了心,太子他也没办法。”与前世一样的戏码却没了前世的后顾之忧,只等誉王来演完下半场就能去看景宁了。

“誉王殿下求见。”梁帝一个头两个大,虽说萧景禹现在看着站在自己这边了,可谁知是不是真心的,所以太子还不是时候大动。转头一想,誉王前来那必然是抢功的,若有证据绊景琰一下不也好吗。“宣进来吧。”誉王一进了宫便复述了梅长苏教他的话,萧景琰听着似乎就想梅长苏在耳边絮叨,不免收敛了杀气。梁帝没有疼错誉王,他的话刚好就与萧景琰不同,说是自己进宫见母后碰巧见到太子领人入宫,因急着见母后才托祁王去看看。这话说得就算直指萧景琰欺君了,梁帝做了个询问萧景禹的样子,结果祁王直称誉王所言为真。梁帝当场罚了萧景琰,解了他手头一小部分的军权又罚了俸才作罢,越妃的结果却更凄凉些,太子也受了除了削去太子名号外最重的惩罚。誉王兴奋地接受郡主的谢意离宫时萧景琰与萧景禹交换了个彼此了解的眼神,随即一副老死不向往来的态度离去。
萧景琰回头看了看王兄的背影,不知怎么开始思念梅长苏了。“是时候去见见他了。”